科学视点

高塔“舞者”的青春守护

3月20日,牡丹江电务段高铁通信工长于源带着3个通信工乘车赶到距牡丹江市50公里的威虎山脚下。他们要对威虎山岭东隧道口哈牡高铁9号通信基站,以及基站旁45米高的通信铁塔进行巡检。

于源的工区负责管内有通信铁塔28座,这些通信铁塔负责哈牡高铁动车组运行时的信号指令传输。为保证哈牡高铁运行安全,近期,随着复工复产客流增加,哈牡高铁动车组列车逐步恢复开行。于源和伙计每周都要对通信铁塔进行巡检。

铁塔大多在偏僻山区,驱车前往通常需要一个多小时,进山路况较为恶劣,偶尔车辆还会陷进未融化的积雪里。所以每次检修前他们都要提前三个小时出发。

工程车在离山脚还有一公里的地方停了下来。于源和工友们跳下车,戴好口罩,背着安全绳和工具,步行向山顶走去。

初春3月,牡丹江的气温在零下15摄氏度,山上风大,吹到脸上像刀割一样。气温昼夜温差大,铁塔天线的螺丝因为热胀冷缩的原因会变松,变松以后天线角度会发生偏移,偏移的话会对通信网络覆盖造成一定影响。他们日常检修可以在白天爬塔,遇到更换设备零件的时候,就只能等到凌晨“天窗”点,设备断电才能工作。

队伍艰难行进半个多小时,还差最后一段陡峭山路,几个人手脚并用爬上去。

30岁的于源,是工队里的“大哥”,登塔任务危险性大,他独自担起了上塔巡检任务。背好工具包,系好安全绳,“全副武装”的于源攀上了窄窄的直梯。爬到10多米高时,于源挂好安全绳,靠着安全围栏稍做休息。塔下辅助作业的通信工王炎鑫提醒他注意安全。“没问题,能坚持住。”于源在对讲机里喘着粗气回应着。之后他一鼓作气攀上了塔顶,挂好安全绳后,拿出工具开始检测通信设备。

爬塔考验的不仅是体力也包括毅力,“一个熟练塔工攀爬一座塔需耗时10分钟。甬道比较窄,不能穿太厚,否则不好爬上。爬的时候不冷,直冒汗,在上面作业时会吹得非常冷,上面风特别大,整个脚都吹麻木了,下来又是一身汗。”

“在高处,要专注于眼前工作,不能向下看,向下看会头晕。因为塔很高,也不能向上看,向上看时会觉得塔在动,云也在动,一下子就天旋地转了。”于源刚开始学习爬塔的时候很怕高,以为有恐高症,经过专业培训与心理辅导,逐渐克服了心理障碍。他笑言现在在塔尖起舞都没有问题。

“我在检修高塔设备的时候,有时候很苦很累,但看见下面通过的高铁列车,我就觉得非常骄傲,很多人能够乘坐我们的‘白色闪电’平安回家,我觉得是值得的。待到疫情结束,山花烂漫时,塔尖上的风景将会更好。”于源笑着说。


微信图片_20180628014711.jpg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