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视点

欧其代表:提高化工产业链供应链自主可控能力

作为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之一,化工行业规模体量大、产业链条长、资本技术密集、产业带动效应大。目前,从行业全局来看,我国化工产业结构主要集中在低端层次,高端化工的新材料、装备及尖端技术方面严重依赖国外。对此,全国人大代表、浙江龙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技术中心副主任欧其提出了“关于聚焦重点领域关键环节,提高化工产业链供应链自主可控能力的建议”。

据工信部统计,我国在130多种关键基础化工材料中,32%的品种仍为空白,52%的品种仍依赖进口。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产业链供应链安全稳定是构建新发展格局的基础。“自主可控能力”是实现产业链供应链安全稳定的关键“钥匙”。要保障化工产业链的安全就必须提升整个产业链的自主可控能力,特别是要聚焦产业带动力强、附加值高的关键环节,加强高端化工核心技术研发攻关,着力补链、延链、强链,使产业链基础更加稳固,让产业链循环更加通畅,形成内需主导下长期安全稳定的自主供需格局。

欧其说,精细化工产品类型众多、技术含量高,是整个化工产业链中最具活力、产业拉动作用最明显的领域之一,对航空航天等高精尖产业及新能源、新材料等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发挥关键的支撑作用。但专用化学品、电子化学品和核心催化剂等长期依赖进口。保障化工产业链安全,进而保障民生改善及高精尖产业安全,精细化工是关键环节。

据介绍,制约我国化工产业链关键环节自主可控的主要问题包括产业链式创新能力不足,创新“堵点”亟待打通;知识产权保护不够到位,挫伤企业自主创新积极性等。

我国化工行业总体上来看,主要是点式创新,创新成本高,技术转化周期长,产业横向交流少,对关键环节基础理论及应用场景的理解不深入,导致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特别是原创性技术产品较少,以企业为核心的创新体系尚未真正建立。如我国虽已在T700级碳纤维等新材料上取得了产业化技术突破,但由于上游单体技术等成套技术环节上存在“堵点”,导致T700级碳纤维等产品不合格率、能耗指标、生产成本均居高不下,与国际同类产品竞争中仍处下风。

化工生产存在高温高压、易燃易爆的特性,精细化工生产过程更是多包含危险工艺,属于高危行业。由于相关技术欠缺,法律、监管和评估体系不完备,工艺优化不足,导致安全水平与产业发展进程不相匹配。

危废处置利用率明显偏低,废水处理技术存在较大瓶颈。危废处置环节巨大缺口是由于部分企业对危废安全处置意识较为淡薄,还由于通过正规渠道处置危废会大幅增加企业成本,在一定程度上导致危废事故频发。2019年江苏响水天嘉宜公司就因长期违法贮存硝化危废而引发爆炸,造成78人死亡、76人重伤,直接经济损失近20亿元。近年来,化工行业各类复杂废污水达标排放与资源化回用问题日显突出。精细化工废水中含酚、醌等杂环类难处理的有机物,含盐浓度高、毒性大,成为制约产业转型升级和可持续发展的关键瓶颈之一。

技术专利是企业核心竞争力。化工生产技术门槛高,研发耗时长,投入大。但不法分子为追求高额利润,利用不正当手段窃取他人技术,而且知识产权诉讼存在举证难、审理周期长等问题,严重影响行业企业自主创新积极性。此外,化工行业对工艺要求极为严格,通过窃取获得的技术由于相关资料不完整或安全控制规程缺乏等,投入工业生产后极易酿成重特大事故。

化工产业链处于经济安全线的中枢地位,对我国实现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意义。如何提高化工产业链关键环节自主可控能力?欧其建议,实行产业链链长制,围绕产业链关键环节部署创新链,实现核心技术产品自主可控。在调研梳理产业链发展现状基础上,全面掌握产业链重点企业、重点项目、重点平台、关键共性技术、制约瓶颈等,研究制定产业链图、技术路线图、应用领域图、区域分布图。具体模式可借鉴率先提出“链长制”的浙江省的“九个一”机制,实现“巩固、增强、创新、提升”产业链。

欧其说,还需加快引导产业链式布局。以航天、大飞机、高铁、汽车轻量化、电子信息等重大工程为龙头,以产业链工程为带动,加速“补链”,发展与之相配套的化工新材料及新型催化剂、特种添加剂等特种化学品;加快“强链”,发展与之相配套的传统化工材料,使之成为“准战略性新兴产业”,以传统产业和新兴产业的有效对接作为切入点。将培育重点放在带动效应强的“链主”企业上,设立“链主”培育专项引导基金,通过股权投资等方式,对新兴产业“链主”企业进行扶持,整合和带动相关中小配套企业集群集聚发展。

加强产业链上下游、各化工园区的融通创新。欧其建议,在纵向上,围绕重大战略需求,成立上下游产业创新联盟,在关键、共性、新兴及交叉技术领域开展协同攻关。每年优选一批企业共同体技术攻关或产业化合作项目,优先列入各省市产业链协同创新项目计划等专项予以支持。在横向上,以长三角化工园区一体化发展联盟为示范,加强特定区域内化工园区之间的信息互通、要素流动,联动区域创新资源,在循环经济、安全应急、智慧园区等领域提高产业一体化发展协同度。并通过增强异构合作关系来提高优势互补效应,促进区域产业互补共融。

“建立安全环保技术清单制,加速实现产业发展绿色安全可控。”欧其说,相关部门应建立危险工艺/绿色工艺清单制,以清单制度来加快典型危险化工过程本质安全关键技术体系创建及应用。建立强制淘汰的落后工艺负面清单,在项目审批立项等环节实行一票否决;同时,建立提升本质安全/本质环保的先进工艺正面清单,在研发、推广等方面给予政策扶持。

对危废问题导致的安全事故,欧其认为,生态环境主管部门应加速完善重点区域、重点细分行业的危废数据库,将危废库存量作为企业是否可以正常生产的依据之一,企业停产整治恢复生产前,必须实现危废零库存。加强园区危废集中处理设施配套建设,淘汰散乱小处理装置等。

欧其表示,加大自主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强化知识产权全链条保护,加大对侵权行为的惩治力度非常重要。加大行政执法力度,针对化工行业侵权多发、事故高发的重点领域关键环节组织知识产权审查专项行动。加快商业秘密单独立法,加快修订专利法实施细则,推进商标法修改论证,形成系统化的市场行为规制法律体系。推动审查授权标准、侵权判断标准、行政执法标准和司法裁判标准的有机统一。提高知识产权审判质量和效率,提升公信力。着力推进构建涵盖司法审判、行政执法、快速维权、仲裁调解、行业自律、社会监督的知识产权大保护体系。持续提升知识产权审查质量和审查效率,建立和完善专利、商标全流程审查质量管控机制,提升审查授权确权质量,强化源头保护。加强对相关违法犯罪行为的信用联合惩戒,加大从业禁止、禁止令的适用,加强刑事打击力度。


微信图片_20180628014711.jpg

  官方微信